• <blockquote id="oakie"><code id="oakie"></code></blockquote>
  • 建筑規劃設計中場地調研到底調研什么?

    建筑規劃設計中場地調研到底調研什么?

    發布日期:2017-03-29 作者: 點擊:

    維基百科對建筑設計的定義:建筑設計是指為滿足特定的建造目的而進行的設計行為,包括了建筑行為中,一切具有功能及意義的設計,是建筑由發想到建筑完成之間設計者的心智活動及表現的總結。

    也就是說建筑設計本身強調的是為達到某個具體目的而產生的思維過程。

    那么就可以推論:優秀的留學作品集所展示的肯定不是漂亮的作品,而是圍繞「一個具體問題」 和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兩個點來組織起來一系列信息內容。

    剛好同濟大學城市獵人先生有篇日志,說的就是這個問題。搬運如下:

    “調研調研,我們調查什么,研究什么?”

    豆瓣上“楓葉草”同學來信,詢問這個學期課程的設計調查都該調查個什么東東?恕我貿然摘了楓葉草同學一段話:“每次做設計之前,老師都會讓我們做調研 。前幾次的情況都是,我們興沖沖的跑到一處我們覺得做的不錯的地方去看,去拍照,然后回來上網收集資料,做文本,交差。幾次下來之后,我開始懷疑,我們調研到底是要干嘛,這樣做有必要嗎,比如說我們要做幼兒園設計,我們就跑到人家幼兒園去逛一圈,搞清楚它的平面啊,功能分區啊 什么的??墒俏业捏w會就是,調研跟我們后來做到設計一點關系都沒有,它只是成為了老師布置的一個作業。 真不明白為什么要這樣做,這樣的傳統又是從何而來 。難道只是讓我們知道一個幼兒園該是怎么樣的嗎 ?。。。。。調研調研,我們調查什么,研究什么”。

    昨晚,我給楓葉草簡短地回復了一遍?,F在覺得沒有把問題說得很透,就想再就這個話題掰扯掰扯。

    正好幾日前,一直在琢磨卒姆托的瓦爾斯浴場那個項目,相關的文章我也陸續寫了點,發在了豆瓣上。這里,我們倒是要看看,像卒姆托這樣的老江湖,他在做項目的時候,調不調查?為什么調查?又是怎樣調查的?

    在卒姆托寫下的有關瓦爾斯浴場的筆記中,卒姆托明確地列出了該項目設計的若干轉折點。比如,在設計之初,卒姆托就做了現場的基地探勘。(這個工作,估計所有的建筑師都會做)。不過,在卒姆托的筆記中,我們可以看到,卒姆托并不是只局限于到現場紅線內走一圈,就走人的。筆記中,他提到了離開旅館不遠的那個村子:

    “我們觀察過這個地方,觀察過它的環境。我們對于這里的石片屋頂很感興趣,它們的結構讓我們想起了水面的波光。我們在村子里行走,忽然發現,到處都是圓石,還有,那些容易劈開的石板,它們松散地壘在一起,一層層地壘起的高墻矮墻;我們考察了不同規模、不同坡度和不同礦床上的石礦。想著我們的浴室,想著溫泉從我們建筑基地背后的地層里奔涌而出,我們發現,沃爾斯的那種片麻巖越來越令我們著迷”。

    卒姆托居然去看村子。有同學會說,這個村子跟設計有什么關系呀?稍后,我們會看到那種關系。

    在建筑師去看現場時,內心是抱著諸多期待去的。一類,就是跟甲方接洽后,對甲方要求的盤算。路怎么進來,能不能改線,停車在哪兒,人住在哪兒,怎樣進入基地,基地的特點是什么。。。。。。這樣一類的問題,是建筑師必問的問題。有同學會說,我怎么知道我到現場該問什么?放心,你將來一定會的。在學校里,每次設計都是老師給的任務書。在實際的工作中,一旦你成了一個項目的主設計師,你就必須有個心理準備:你最好啥都得問,啥都得知道。不然,你就統籌不了建設工作。隨著工作經驗的積累,多數建筑師都會逐漸變成甲方的參謀,也會成為任務書的制訂者之一。

    去基地時,還有一些問題,設計師不用問,就有人會告訴你。比如,開發商會早早地告訴你,我就要高層,就像像某某樓盤那樣,然后,規劃局會告訴你,這里必須退多少米,必須下挖,必須設計個廣場。。。。。。。這類要求實在得很,會跟造價有關,跟地方法規有關,有時會跟某個個人有關(比如,市長的小舅子就在旁邊一塊地,人家就要求你給留條路,你能不留?)

    可是,我們馬上也會看到,一個設計師如果就聽著開發商和政府的指揮,聽著人家給你任務書,你就淪落成為了一只畫圖的筆而已。而且,你以為,滿足了市場、滿足了市長,就做出了好的建筑,那就大錯特錯。開發商也好,政府也好,他們能夠告訴你在一塊地上有什么層高、容積率、價格,無非源自他們自己的過往經驗和亂拍腦袋的結果或者人性中的貪婪。(如今的開發商和政府官員也多比建筑師“好學”,也有條件“好學”。比如,要開發一個高爾夫球場,人家已經去了美國、韓國,看了10家8家的高爾夫球場,把基礎數據都掌握在手。他們見到設計人員時,心中就有了一些模糊的差不多的概念:“我就要那樣的球場,對,就那個,就行了”)。

    就拿卒姆托的這個浴室來說吧,1986年競賽結束后,擴初卻做不了。原因主要是開發商腦子一熱,就在設施上使勁地加“內容”。卒姆托沒有直接挑明這一“折磨人”的過程。但是,我們可以在他初期的那些類似印象派的草圖中,看到那些塊塊,比后來多多了。那不是卒姆托在亂畫,而是他在想方設法塞進去這些開發商要求的“項目”??傇靸r一下子攀升到了4400萬瑞士法朗。

    設計的另一轉機源自于兩位不到30的年輕人當上了開發公司的頭頭。這二位聽信了卒姆托的話,把項目內容削調了一半,而且,還從原來的豪華浴場目標,真正轉向了“追求地方性的古樸的浴場的設計”。

    在這個環節上,的確,我們要學的東西太多。第一,卒姆托或者別的什么人,一定是從項目的盈虧、融資、操作性上,說服了開發商。也就是說,卒姆托預見到了重復建造一個豪華浴場可能存在著得不償失的失敗風險,并說服了甲方;第二,從豪華,轉向古樸,這比“錢”的問題更難處理。在卒姆托的筆記中,我們看到,在一次匯報給全鎮居民的會議上,卒姆托展示了一個用當地石頭做的注了水、打了燈光的模型,感動了居民,當然,也得到了兩位頭頭的首肯。這樣,整個設計從理念上發生了轉向。

    有人會問,卒姆托又是怎樣能夠知道項目的可行性呢?還是經驗。也就是說,對于建筑類型的經驗積累是建筑師職業經驗必不可少的一項技能。我以前的老板是個做音樂廳的專家。你只要報個著名一點的音樂廳來,他就能告訴你,那個音樂廳的座位是多少,不合理的地方在哪里,出彩的地方是什么?因為他已經建成了4個音樂廳,在這一過程中,積累了不止音樂廳的聲學知識、構造知識,還有運營的商業知識。很多學建筑的人,以為自己學的是藝術。等出去工作就知道,起碼,建筑的設計還是一門關于商業的藝術,遠不是什么形而上的東西。

    那么,卒姆托在設計沃爾斯浴場之前,有沒有跟“楓葉草”同學一樣事先走走一遍歐洲的各大歷史著名浴場呢?答案是Yes 也是No。作為一個瑞士建筑師,參觀羅馬遺跡,那是他們兒時啟蒙教育的一項功課,卒姆托也不例外。但卒姆托的確自己說,他同時又陰差陽錯地沒有在設計這個項目之前就去土耳其,參觀“東方的浴室”。他在設計室的墻上,釘上了一張“土耳其蒸氣浴”穹隆下幽光神秘的照片。

    他既讓自己保持著對于東方浴室的參照,又不想過早地被那種偉大的建筑牽著鼻子走。在設計之初,保留一種開放的心態。

    “楓葉草”同學已經問到:我們為了設計幼兒園,就得去參觀一下本地的幼兒園。為了什么呀?

    是呀,這個問題如果不去詢問的話,如今的建筑老師們已經忘記了參觀幼兒園跟幼兒園設計的關系到底是什么了。

    話說改革開放初期,建筑教育的一二年級教育中,常規的作法就是做幼兒園設計之前學生都得先參觀本地或是周圍的優秀幼兒園。我們做幼兒園設計時,參觀過好幾家上海當時比較高檔的幼兒園。在老師的概念中,似乎有一個認定:就是你們怎么做,也不會“超過”這些幼兒園的。的確,在那個時候,沒有外國雜志,看不到外國建筑的實例。學生們做幼兒園的終極超越目標無外乎是上一屆學生的設計,以及在當前看到的實例。

    所以,在當時,出去調查一個本地的幼兒園,是“直接可以成為學生設計的學習榜樣的”。

    如今的情形是,許多本科生都出過國,起碼在網上見到過國外幼兒園,尤其是優秀設計師設計的幼兒園。他們心中的目標,哪里是什么上海幼兒園或是北京幼兒園。況且,越參觀本地的幼兒園,看到的,越是錯誤和問題,而不是優點。這樣,出去參觀反倒是向設計提供反面典型。楓葉草抱怨的:調研是調研,設計是設計,也就可以被理解了。

    說回卒姆托浴室的調研。我猜,卒姆托對于浴場這個行當,應該是了如指掌的。(不然,卒姆托怎么覺得4400萬瑞士法郎會打水漂?)他或許在做沃爾斯浴室的時候參觀過瑞士同類建筑,或者,早就有人幫他完成了這項基本的調研。在我所熟悉的海外事務所里,這項工作,不僅開發商會做,建筑事務所內部在開始某個類型項目之前,幾乎家家都會做調研:資料的,文本的,數據的,也包括偷偷地進村去看一看。(所以,楓葉草同學,大可不必抱怨調研無用)。

    我在昨晚給楓葉草的回信中,基本上說的都是去參觀同類項目的好處。但是,我有一點是要提醒做調查的同學:1。不要指望你的所有調查最后都會通過設計體現出來,世上沒有那么省力討巧的工作;2,不要認為你的調查就是照本宣科或是根據某種手冊地詢問。有時,偶然的,不經意的一個細節,可能會是一次調查中,最為重要的突破。

    比如,卒姆托在筆記中提到了他“看了礦山”。問題來了,卒姆托為什么要去看“礦山”?顯然,直接的誘因是他看到瓦爾斯村子里的瓦和墻,都使用了同一種地方石材。詢問之下,居民告訴了他這種建材的出處。無論是想到了要在未來的建筑中使用這個石頭或是沒有想到,卒姆托一定在某個場合下被領到了那個不遠的地下礦井。而且,這一去,他就愛上了那里的景象?,F在的石礦,都是靠電的線鋸切割石材的,在礦壁上,留下的就是一塊一塊矩形的面或是立方體的石頭,切割的痕跡還在。一邊是幽深的井,一邊是上面的光。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景象,最終成了卒姆托組織浴場意像的核心要素。你說,他的現場調查是按部就班,還是偶然心動呢?我覺得,都是,也都不是。

    卒姆托的調查,還真就沒有在礦山這里結束。除了橫向掌握該行當建筑的信息之外,卒姆托還參觀了附近的發電站,居然在發電站的內部,找到了跟大教堂一般神圣的感覺。。。。。然后,卒姆托提到了蒙德里安的畫——這是他一向喜歡的現代主義形式源頭;提到了John Cage的樂譜——這是他一項喜歡音樂積累出來的“靈感”。當然,最最切題的,還有就是來自羅馬和來自土耳其的那些古代浴室。到此,我們看到,卒姆托的調查已經從經濟、經營、指標,走向了體驗、感覺、藝術。因為建筑師并不是經濟學家,他們的工作是要把調查來的信息,以及甲方的要求,還有他們對于基地的判斷,最終靠著某種貼切的意像,組織成為一個感人的整體。卒姆托在調查的過程當中,雖然不是經歷了線性的過程,卻逐漸在靠近我們今天看到的建成建筑。

    我并不希望這個帖子能夠給予同學一個建筑調查的abcd。我倒是希望通過向同學們展示“優秀設計師都調查了什么”去調動那些面對調查工作的同學以思考的積極性。你從卒姆托的設計調查中,看到了什么,學到什么,為什么我的調查就老是和設計“隔著”?是什么東西,在阻擋著我的調查和設計?是我看的建筑不夠多?形象思維不夠發達?或者,我這個人太沉迷于某種狀態,一旦進去就出不來?比如,老師讓我調查幼兒園,最后,我就跟小朋友們一起玩起來了,根本就忘記了,我的調查還要領向設計?

    可是無論如何,都不要氣餒。卒姆托不是一天煉出來的。在我看來,卒姆托的寶貴,反倒不是他的經驗——因為多數的人在老去的同時,都會變得擁有一定的經驗;而卒姆托的寶貴,在于他的細膩、縝密,那種對微小線索的不放棄。從石瓦的屋頂,他找到了礦山,從礦山,他找到了石脈,看到了雪山上的冰層,這一步步,都不是個麻木的人的所為。他的心思,理性卻又敏感,專注且開放,在“瑞士人”的面貌下,卻又有些自己的不同。比如,人們一般戲稱瑞士的現代建筑為swiss box, 卒姆托卻把自己在漢諾威的展館叫做swiss sound box。那個sound,不止是“聲音”,而是一種不在正交直角表像中的另外的維度。

    相關標簽:建筑規劃設計

    最近瀏覽:

  • <blockquote id="oakie"><code id="oakie"></code></blockquote>
  • 老女人下面毛荫荫的黑森林_秋霞午夜理论理论福利无码_极品丰满国模自慰_韩国男男gayjapan